不知不覺,我在海普賽一部一車間已走過了3個年頭,回首過去,我發現自己竟有那么多不尋常的感受,雖然前面的路還很漫長,但這種發自內心的感受常讓我感動不已,這些感受,全來自于3年來與拉漿兄弟相伴的歲月。


極片作為電池的心臟,我和拉漿兄弟們在生產時總是小心翼翼,總怕一個不規范操作給公司帶來不應有的損失。三年里,我與拉漿兄弟朝夕相伴,每天都盡情分享著用汗水換來的勞動成果,日久天長,我忽然發現自己對拉漿兄弟有一種難以言傳的感情,一種歷久禰新的親情,一種愈陳愈香的友情,一種把工作中的酸甜苦辣盡溶于心靈的感悟。


一進入一車間,不管是先躍入眼簾的是站在機器前面手掌大勺的拉漿師傅,還是其他的拉漿兄弟,他們干一行,愛一行,干一行,鉆一行,對工作一絲不茍,他們在崗一分鐘,負責六十秒,齊心協力,每天一上班先試片,試片成功正式開機時,各個臉上都流露出燦爛的笑容;他們不僅有成功的喜悅,有時也有失敗后才發自內心的焦慮;拉漿兄弟們熱忱、豪放,他們對每位新來的伙伴總是不厭其煩的教誨,百問不厭的解釋,力爭在最短的時間內讓他精通拉漿的全過程,盡快讓他歸航于優秀拉漿工之列,拉漿兄弟以把車間設備、地板擦的光亮而自豪,他們深知,好設備需要好環境,他們深知一機不擦,何以擦出美好明天,一屋不掃,何以掃出未來?


事物的發展表現為邊緣與中心的統一,誰不掌握中心,誰就失掉未來,誰若忽視邊緣,誰就失去光輝燦爛的明天。


看今朝,數風流人物,還看我們拉漿兄弟。(海普賽  李永壘)